本格异想录

这两个「机器头」与他们的作品会在电子音乐的历史上,拥有无可替代的一席之地。
$[timeformat('2021-02-23T17:38:48+08:00')]
#Daft Punk#电子音乐

两个带着头盔的「机器人」在无垠沙漠中行走。忽然,银色头盔停了下来,金色头盔缓缓走过去,推开银色头盔的定时炸弹开关。嘣。银色头盔机器人就在眼前炸开。随后,Touch 的歌声 响起,金色头盔往夕阳方向缓缓走去。

这是法国传奇电子音乐乐队 Daft Punk 在其 名为《终章(Epilogue)》的视频 中的情节;这也是两个「机器人」向地球上的人们发送的最后一个信号:Daft Punk 正式解散。

除了诸多媒体的 报道,以及两首爆红单曲——Pharrell 的 Get Lucky 和侃爷(Kanye)的 Stronger,很多人可能很少会听到 Daft Punk 这个名字。至于我,则是对 Daft Punk 有着特别而奇妙的联系。

我第一次开始听 Daft Punk,是因为这个乐队为一部名为《创:战纪(TRON: Legacy)》的电影操刀了其中的配乐。顺带一提,这部在许多人看来堪堪及格的科幻电影,却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:电影中对上世纪 80 年代的街机文化、蒸汽波、赛博空间、电子空间…… 的描写,让我沉醉其中。虽然今天来看,其中诸多剧情很难经得起推敲,但并不阻碍十年前的我对这些文化的疯狂迷恋,现在看来,这部电影可能是我的「赛博朋克」启蒙作品。

作为这部电影的「疯狂迷弟」,我很快开始疯狂检索它的相关信息,就是在这个过程中,我开始认识到 Daft Punk,这个由「带着头盔的机器人」组成的乐队。他们的作品让我第一次认识到,原来世界上还有种流派叫做「电子音乐」,以及,大街上(和现在的短视频里)的「土嗨」到底「土」在哪里。

作为我的浩室电子音乐的启蒙人,Daft Punk 的作品可以说是一种标杆:他们大部分的作品都足够先锋,以至于现在甚至以后几十年再去听,都不会有大部分流行音乐作品那样的「时代印记」。

Daft Punk 的早期作品能够让人回想起上世纪 80、90 年代的电子技术:充满未来感的音符,搭配上带有「颗粒感」的做旧混音效果,这样的组合仿佛让人置身于当年需要脱鞋进入、全是 CRT 显示器、安装着 Windows 98 操作系统的微机课——现在,这种感觉进一步被浓缩成「蒸汽波」和「Outrun」两个词汇。

在 2010 年为《创:战纪》创作的原声,以及 2013 年的专辑 Random Access Memories 中,他们又尝试用各种各样不同的乐器进行采样,并在混音室中为其赋予完全不一样的音乐感受。即使放在今天去听,你也很难相信这是来自 2010 年代的音乐。

永恒——这可能是在我眼中,最能形容 Daft Punk 的音乐的词汇。你很难在不同时代的流行文化中,找到这种先锋而超脱时代的「异类」。都说「今日的流行即是明日的经典」,但将 Daft Punk 的音乐放在十年后、二十年后、甚至更远的时间节点,它都很可能都难以被标注为「经典」一词,因为它太先锋,以至于成为了永恒。

这也是为什么 Daft Punk 的解散能够引起如此大的共鸣。作为一个存在了 28 年的双人组合,解散也属于情理之中的结局。即便如此,这两个「机器头」与他们的作品依然会在电子音乐的历史上,拥有无可替代的一席之地。

题图来自 YouTube 视频截图。

感谢你看到这里!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,请在下方为我鼓掌(Like)
这样做不仅可以让我获得实质性收入,更可在 liker.land 网站收到我的最新文章更新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