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时候真正正视游戏成瘾的话题了。
$[timeformat('2019-05-30T18:44:32+08:00')]

5 月 25 日,世界卫生组织(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,WHO)正式将游戏成瘾列为[精神疾病]。情理之中但却有些有趣的事情是,WHO 的这个行为遭到绝大多数游戏从业者的抗议,去年,就有多家机构联合签署相关声明,表示希望 WHO 能够重新审视「游戏成瘾」。

作为「利益相关方」,游戏行业从业者强烈反对它当然有自己的理由,因为他们就是靠开发游戏来生存的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将「游戏成瘾」视为疾病,似乎也用另一种方式来加深大部分人对游戏的偏见——杨永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而这也是绝大部分玩家所不希望看到的。

但这很有可能是回避问题的不负责任态度。

游戏为「成瘾」而生,但不代表就一定是成瘾的根本原因

RPG、FPS、动作游戏、音乐游戏…… 无论哪一种游戏,都会令人有「玩一把」的冲动。有可能是因为等级提升的特效,亦或是「搓招连招」的快感,还有可能是为了游戏结束后的「Full Combo」的特效字体。

对于「为什么我们会对游戏爱不释手」的文章已经满天飞,根据文章表述不同,理由也相对会有所差异。但从不同的文章中可以提炼出的是,游戏本身就被设计为正向反馈的奖励机关。只要操作正确,那么玩家就可以获得奖励;获得奖励后,玩家本身更愿意继续玩下去,以此类推。相比即使一整天有 8 小时一直在做、还不一定能成功的的正经工作而言,游戏可是有趣太多了。

可以说,我们会觉得游戏好玩,正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以这样的及时反馈机制有极大的关联,就像烟草和酒精一样。只不过,烟草和酒精是利用其中的物质令人类成瘾,而游戏仅仅只是用了一个简单但却(对大多数人)有效的进化心理学窍门而已;也正因如此,破除游戏本身的「迷魂药」也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困难。

也就是说,虽然游戏的确会带来成瘾问题,但游戏很有可能并不是成瘾中最重要的原因。

从儿童的角度而言,智能手机的普及,让没有自制力的儿童更容易接触到电子游戏,加上或主观或客观的社会问题,儿童使用电子设备很容易超时。此时,如果因为各种原因,家长没有介入管理,缺乏自制力的儿童就极为容易沉迷游戏,产生上瘾的现象。 这样的现象并并非个例,尤其在中国。家长一方面既不愿意深入了解游戏,认为「游戏害人」,另一方面又不愿意在行动上承担相应的教育责任,企图利用所谓的偏门法道来教育孩子,导致诸多儿童无法获得正常的自我行为管理的教育。

而从成人的角度而言——既然一个成年人只喜欢整天打游戏、什么也不做,那么绝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「这个人是不是被社会抛弃了」,而不会首先认为「游戏害人」。特别是按照 WHO 的「缺乏自制、不顾一切、明知负面却无法停止」的标准而言,别说是被动成为这种情况,就连大部分玩家主动按标准来「人工成瘾」,估计也会觉得吃不消,一年里最疯狂的,可能也就是新游戏刚解锁的那几天。

承认「游戏会上瘾」,不代表就要否认游戏

没错,我的确承认游戏会有成瘾的问题,但并不代表我会彻底反对游戏;相反,正因为我支持游戏,所以我会大方地承认「游戏成瘾」的问题的确存在。

暂且先撇开游戏成瘾、或是直译的「游戏障碍(game disorder)」的概念,先来看一下另一个心理疾病:[食物成瘾]。[故事 FM 节目曾经做过食物成瘾者的策划],感兴趣可以去听一下。但这里的重点是:看似「人畜无害」的食物,其实也有成瘾的风险。

食物会令人成瘾吗?答案显然是肯定的。但我们能「为了避免上瘾而严格控制进食」吗?显然做不到,甚至还会造成更严重的问题。

游戏也一样。作为现代娱乐产业的产品之一,游戏本身和动画、电影、虚构类书籍这些娱乐产品一样,都是普通的精神消费品而已。况且,借助游戏本身互动性、沉浸性的特点,也能为人们带来与其他形态产品类似的精神财富。寻求更好的精神体验本身并不是错误,这种体验可能是以单纯的刺激为主,但其中也不乏对现实世界的解构和误读。与其他的精神娱乐形式一样,这种解构和误读在大多数时候,能帮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。

因此,承认「游戏成瘾」,并不代表就是全盘否认游戏;完全支持游戏,也不代表就必须要对「游戏成瘾」的问题避而不言。因成瘾问题而否认游戏者,多为未正确认识游戏也;支持游戏而避开成瘾问题者,皆为不负责任的懦夫也。

我认为,对于游戏和游戏成瘾的正确认识应该是:游戏的确会有成瘾的问题,但并不代表游戏只能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。相反,正因为有这样的问题,我们更应该将它摆上台面,去思考如何去解决、避免这样的问题。

重新认识游戏、游戏成瘾和游戏成瘾者

WHO 的「游戏成瘾视为精神疾病」的决定,之所以会引起游戏行业和诸多玩家普遍反弹,是因为游戏本身在大众心目中,对游戏、上瘾的刻板印象有关,特别是关于「成瘾」,我们通常都会认为前面接的东西一定是「沾不得的」。对于社会而言,的确需要让更多的人接受关于游戏的新认知;同时,对于游戏行业而言,也要开始关注游戏成瘾、游戏成瘾的患者。

首先,媒体不应过度渲染「游戏成瘾」概念。许多网络文章多数在用「游戏成瘾是疾病,又因为你家的孩子玩游戏,所以你家的孩子是有游戏成瘾疾病」的逻辑,来大肆渲染此类概念,这其实是在将「游戏玩家」和「游戏成瘾者」两个概念直接等同。「游戏成瘾者」在 WHO 的文件中有相当严格的定义,需要专业医师进行诊断,才能断定有该疾病。

同时,社会也应该接纳包括游戏成瘾患者在内的所有精神疾病患者,至少社会应给予他们足够的关注,以及适当的治疗行为,来帮助成瘾者修复自身的疾病。

最后,游戏公司不应在 WHO 提出提案后,直接「强烈抵抗」。我希望游戏行业的从业者,能够在理性思考的前提下,承担更多社会责任。

感谢你看到这里!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,请在下方为我鼓掌(Like)
这样做不仅可以让我获得实质性收入,更可在 liker.land 网站收到我的最新文章更新

评论